找回密码
 FreeOZ用户注册
查看: 3020|回复: 9

[原创交流] 作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9-2018 14:3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FreeOZ用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晃来晃去的人 于 8-9-2018 15:33 编辑

算是小说的一部分吧

主人公的设定是一个有着重度autism的人,且不会说话。所以整篇的语感都很奇怪,叙事就更奇怪。= =

各位就随便看看吧。



—————————————————



我站在他们的面前。

我站在他们面前。想跟他们说话。

我站在他们面前。想说话。我把词语含在嘴里。想说话。词语在喉咙里一跳一跳的。我想说话。可一个音也发不出来。我想说话想说话

你瞧那个傻子来了

傻子

傻子

傻子

这就是那个傻子就是那个傻子是不是跟我说的一样啊傻

我看到Z身上红红的。他的口袋里鼓鼓的。我看见他朝着我走过来了。我能看到金属的颜色。我能闻到他身上亮亮的金属的颜色。

傻子你快看那傻子你快滚开啊离我们远点你就不能滚到一边玩去吗

等等

等等

两团红色的阴影跑过来了。阴影的颜色变深了。一阵冷冷的风过来了,它绕到我的后脑勺儿了。阴影变得重了,阴影和阴影重叠在了一起。

你是不是以为等等等等你先等等我有个好法子等等你看我的我让这傻子我有个好法子等等这玩意儿上了锁了你帮我拿着这个等等我让它陪着这傻子玩玩

等等你等我一下呀

阴影的颜色变淡了。昆德拉脖子上的绳子被松开了。一圈两圈三圈四圈。阴影的颜色变淡了。我看不到Z了。我看不到金属的声音了。一圈两圈三圈四圈。我又看到金属的声音了。

等等

跑啊

一个巨大的模糊的影子离我越来越近。我看不到自己影子了。我看不到Z的影子了。可我看到了昆德拉的影子。颜色变淡了又变宽了。浅蓝色的阴影在阳光下闪了闪。昆德拉。昆德拉。我感到胸前凉凉的。衬衫湿了。湿湿的一大片。衬衫被弄脏了。

跑啊跑啊快

等等你等等我啊

我听到了金属铃铛的声音。一个巨大的模糊的影子离我越来越近。我又听到了。Z走进我的时候我也能听到这声音。我感觉到耳边凉凉的风吹过树叶。金属铃铛铃铃铃铃的。铜的声音。元素的声音。我闻到了昆德拉的味道。牙齿的味道。昆德拉的牙齿里有鱼和野兽的味道。它的皮毛里有雨滴的味道。昆德拉。

昆德拉。

昆德拉昆德拉昆德拉。

昆德拉你在干什么停下昆德拉给我过来昆德拉怎么这么不听话了那是K啊你不认识K了吗K你没事吧你把手伸出来让我看看有没有事

我手掌心的线条刺刺地痛着。一条接着一条痛着。红色一流出来就变成了粉红。粉红色一到了边缘就变成透明了。红色。红色。粉红色。红色。粉红色。透明色。

是谁干的这是谁干的K

别哭了K安静一大早就把我吵得头疼你们在说什么呢V你说安着什么心我们一大早跑过来不是来听你哭的别哭了别哭了别哭了你就不能让我省心吗自从你来到这个地方你看看你给我惹了多少麻烦

好了女士她也控制不住自己女士少说两句吧我想是谁松开了昆德拉的绳子是Z吗K是他吗是不是又是他干的准是他干的

Z。

又是Z早说了你别去招惹他不是你一天探头探脑的哪里会惹上这些个麻烦

不是她的错女士是Z吗Z是他吗

Z。Z。Z。Z。Z。

Z。Z。Z。

我看到。我看到他。

Z。

我从门把的扶手看到他的脸。他三分之一的脸。

我看到T和Z从后门里走出来,走下台阶,他们走出来了。从后门出来,门在他们背后关上了。

她就是那个傻子吗

傻子

看她那傻样

傻子

智障会传染啊智障病毒



等等你们



等等在干什么呀



我从门把的扶手看到他的脸。他三分之一的脸。他的脸越变越窄了。





然后我看到他的鞋子。然后我



可不可以不



可不可以不要打了。有人在尖叫。不要打了停下停下停下。我听到树的声音。细雨的声音。谁又在尖叫了。别打了别打了。啊啊啊。啊。啊。别打了啊。我脸上都是皮鞋的味道。墙角的味道。别再参合了别再参合了回去。我的右耳听不见了。别打了啊别打了啊看在上帝的份上别打了啊。可我的左耳听不见了。眼睛都是黑色的泥点。瞳孔膜片聚焦区都是鹅黄色的泥点。嘴巴里都是泥浆的黄。然后嘴巴全变黄色了。然后是红色。我尝到泥浆的味道尝到雨的味道。泥浆是湿湿的甜。像脱铅的字和报纸的味道。雨水是断断续续的甜像树叶的甜。身体里的一根线断了断了断了断了。开水壶烧开了呜呜呜呜呜呜。冒着白气呜呜呜呜呜。小火车小火车。蒸汽小火车。今天我看见了一种白色。白色。失明的出生的白色。今天我。听不到声音了。在圆心里滚着。在空间里缓慢地转着。穿过模糊的光晕。在上面在上面还要再往上一点。慢慢地穿过。穿过。慢慢地。穿过。坠楼穿过切割穿过,边缘穿过下楼梯,穿过。一片一片。穿过。坚硬的穿过白色穿过。逐渐开始穿过溶解。穿过。一段红色。一段白色。一段红色。一段白色。白色。红色。白色。红色。白色。红色。白色。红色。红色。

一段白色。红色。

不不不



不要红色不要红色把它拿走把红色拿走现在

我想说话想说话想说话想说话

我把手放在喉咙上。我感到词语在那里一跳一跳。我想说话想说话。

V用她的双臂抱住我。她抱住我。我感到眼泪和血液一起上来了。

一样的我们都是一样的

可我想说话我想

K好的K好的K我明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们不要红色不要红色好不好现在我们不怕了好不好现在我们不怕了司机先生恐怕你得K没事的那不过是司机先生啊是司机先生啊我们早上的时候不是已经见过他了吗跟他打过招呼司机先生

她早上的时候还好好的呢现在突然发什么疯就是容不得我有半刻安宁

行了你也少说两句吧

你是不知道啊反正你又不用管只我有一个人在操劳你可是清闲没事打打电话喝喝茶你以为自己就是个榜样了吗你就是哄哄你的那堆狐朋狗友吧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光知道说风凉话

词语还在喉咙里。一跳一跳一跳一跳一跳一跳地。我想说话。我听不下来我想说话。

够了

够了够了够了

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对着上帝祈祷上帝啊主啊。请把这个东西从我身上拿走吧我不该承受这些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我不该承受这些

够了

好了我知道你已经尽力可我也没有办法

K

K

K

V在说话。我看着她。她看着我。她用双臂抱住我。

“你看着我。我在这里。你看着我呀。我就在这里啊。”V说。我的额头被她的毛衣弄的扎扎的、痒痒的。我看着她手背上那条蓝色的静脉。我感到身体里有个东西一跳一跳的

我想说话。她在说话。她的话语热热的。她呼出的空气把话语加热了。她用手指帮我整理头发。她低下头,她的手指凉凉的。我看着她。我感觉喉咙里的词语退回去了。热热的、晕晕的血退回去了。我不是那么想说话了。可我身体里那个东西还在跳。但我不是那么想说话了。

“你看着我呀。我在这里。”V说。她的话语热热的痒痒的。我张开嘴,想接住她说出来的话。我看着她的眼睛。她看着我的眼睛。现在,我又不想说话了。

“真让人不省心。” 妈妈说。她伸出手。妈妈用她的手打我的手。她的指甲尖划过我手掌心红色的线。蚂蚁在啃我的脚。一个又苦又热的激灵爬上我的脊背。

““有时候我不确定我是否像爱其他孩子一样爱她。” 妈妈说,“可谁有资格怪我呢。” 妈妈用双臂环住我。她的下巴的沉沉的。她的眼泪流着。我感到脖子湿湿的。像一把煮熟的绿豆在上面滚着。

“是啊。是啊。” A说,“我们怎么能给别人我们自己都不曾拥有的东西呢。

“你就不能闭上你的嘴。” 妈妈说,“真让人不省心。” 妈妈又在哭了,她的哭泣像茶树菇,像氯化钠。我抬起头,我的舌头尝到了铁。我又想说话了。

“好了。各位。能走了吗。”前面的红色的人说。我想说话。可词语的线又缠在一起了。

妈妈在哭。

妈妈在哭。

我想说话。我的喉咙又在一抖一抖了。

“这是一个诅咒。一个诅咒。这准是一个诅咒。”妈妈说。妈妈抱着我哭,我们的衣服互相摩擦着。衣服在哭,衣服嘶嘶地哭。妈妈呜呜地哭。我想说话了。她在流汗。她的话语被哭声带走了,越走越远。连同漩涡、爪子和冷空气带走了。妈妈把我搂在怀里。她的脸挨着我的脸。她单薄的乳房贴着我坚硬的、块状的乳房。紧紧贴着。

“鹦鹉都不愿在笼子里待。” A说,“它们有腿,就不愿在笼子里待着。”

S从后面朝我走过来。她停下来,蹲着。她在系她的鞋带。她的阴影落在我的脚上,小小的、轻轻的影子。一阵暖暖的风来了。

“你怎么上这儿来了?”妈妈说。

“妈妈。妈妈。是不是就是他呀—” S说。

“她觉得你像那个小丑呢。” V说。

“是啊。是啊。小姐。你说呀。你长大了。你长大了,是吗?今天,你就顺着它长成侏儒里的矮子吧。顺藤摸瓜。顺藤摸瓜。” A说。他一边摇他的脑袋一边说着。

“你看。你看。我就知道。” S小姐说。“那帮马戏团的人—

“马戏团!” Z说。“我知道什么是马戏团!”

“我知道。我也知道。不用你说。” S说。“再说,是我先知道的。是我先说的—”

“你,拿着你的东西。到后面去。”妈妈说。

“我想坐这儿。妈咪。我就坐这儿。就一会儿。妈咪。求你了。” S说。

“滚吧。” Z说。“滚回去吧。”

“谁规定我不能坐这儿了。“S说,“我就要坐这儿。”

S和Z又在打架了。这次,他们在用词语打架。

“他怎么总是跟我作对呀—” S说。

“你们就安静点吧。” D先生说。

“滚吧。滚吧。” Z说,去死吧。”

“他们不准你说那个词。他们要把你赶出去。你信不信—” S说。

“什么词。什么词啊。谁说什么词啊。说话可不是用嘴说。也不是用词说,那可不算数。否则。谁不会说话啊。” A说。

“她呀—” S说。

“她什么呀。” A说。

“傻子。” Z说。

“够了啊你们。” V说。

风里暖暖的感觉蒸发了。

“可她这样的算什么啊。”S说。

“你,不要拿手乱指人。”妈妈说。

“我知道该拿什么话来说她这类人。” S说。

“她只不过用不同的方式理解。用不同的方式表达。” V说,“是不是啊,K。是不是。我说的对不对啊。” 她的手从侧兜里伸出来,握住了我的手。

她的手暖暖的。

“我知道——” Z说。

“说话。说话。说话。说话。” A说

“你们安安静静坐一会儿行不行—”妈妈说,“坐下。”

“说话。说话。说话。有些人就擅长它。说话。我们都被困在这陷阱里了。只是被困的方式更有各的不同罢了。说话。” A说。

“回去。现在,回到你的座位上去。” 妈妈说。

“就叫她坐我这儿吧。女士。” V说。“我会看着她的。”

“除非我们哪天不说话了,否则说什么也比不上死了实在。说什么都是在慢性自杀。”A说。

“这儿还有位子呢。再多一个人也不要紧。” V说。“让她挨着我坐吧。”

“妈妈。妈咪。求您了。” S说。

“——过来,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呀?” 妈妈说。“我还巴不得你坐到前面去呢。”

“妈妈——” S说。

“我生下来就这样不幸了。你呀,可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A说。

“你们就消停点吧。” D先生说。烟头在他的脸上慢慢地烧着。

“好呀。好呀。你这说的。听上去倒像是我的错了。”妈妈说,“你是好—”

“行了。” D先生说。他的脸上有白色的纱和蓝紫色的火。他的脸变得不像是脸了。

“怎么了呀,K。” V说。“是不是有点晕车啦。你是不是讨厌这味道呀。”

我听到了发动机稳稳作响的声音。发动机里的油热腾腾的升起来。V坐在我身边。她的呼吸沉沉的。现在,我一点也不觉得她的手热了。

“来,你靠着我吧?来吧,靠着我。这样或许能好受点。” V说。我转过头,想看着她的眼睛。可我看不到。白色的纱也围着她的颧骨打着转。我几乎看不到她的脸了。

我用脚踢前面硬硬的正方形。A站了起来,又坐下来了。他在我的前方坐下来了。我平平地看着A的眼睛。看着那个小小的,黑黑的我。我的脚不再踢了。

“再没有比说话更幸运也更不幸的事。是不是?语言太脆弱了。” A说,“词语就像公园里的空罐子,随随便便就被被玩耍中的人踢走了。”

隔着着一块绿色的菱形,我看见他又站起来了。

“我的口袋只剩下词语。就像嘴巴只剩下灰烬。” A说。这时候他又坐下来了。

“你们又说什么悄悄话呢?” S说。

“脑袋要跟不上语言,生活可就变成了小说啦。” A说,“在我看来,鹦鹉做了明智的选择。是不是啊K。是不是啊。哪天你就要成主人公了。”

“把你的鞋子穿好了。” V说。

“你在说些什么呀?” S说。

“我在说话。我在说话呢。”A说。他伸出左手,在空气里挥着。

“傻子。一帮傻子。” Z说。

“我能摸到我说出的话。就像这样。A说。五根指头在苍白的空气里伸着。

“傻子。” Z说。他一边哼哼,一边盯着他的表看个不停。

“我会说话。我会制造词语。” A说,“词语决定意义,好比路径决定目的。”

“坐下。” V说。

“傻子。一群傻子。”Z说。

“你看他—” S说。

“傻子。” Z说。“我就要说,傻子。”

我感到背后被人推着。但我的身体却没有动。浅蓝色、灰色的阴影和白色的面平滑地往前移动着。可玻璃窗还在那里呢。

评分

参与人数 5威望 +250 收起 理由
toolaa + 50 你太有才了!
kevin妈妈 + 50 你太有才了!
jamesadachi + 50 赞!
JunJun2013 + 50 你太有才了!
MICHELLE07 + 50 欢迎。很文学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9-2018 17: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不容易看完...我英语不好,查了一下才知道是自闭症的意思...
坐等明日解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9-2018 17: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2 收起 理由
晃来晃去的人 + 12 谢谢你读我的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9-9-2018 00: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浅 发表于 8-9-2018 17:32
好不容易看完...我英语不好,查了一下才知道是自闭症的意思...
坐等明日解读

明天楼主会来解读?
那我们等着,先听听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9-9-2018 00: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MICHELLE07 发表于 9-9-2018 00:03
明天楼主会来解读?
那我们等着,先听听看

我们明天墨尔本线下第一期,这几天新帖大多数是“投名状”。
只有这个诚实的同学,把主题叫做“作业”。
明天请楼主解读一下😂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0 收起 理由
MICHELLE07 + 5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9-9-2018 14: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奇文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6 收起 理由
晃来晃去的人 + 6 谢谢你费心读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9-9-2018 15: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晃来晃去的人 于 9-9-2018 15:22 编辑

真是感谢各位朋友可以有耐心读我写的东西(哭笑脸)。我想,我要表达的东西大概是这样的:

主人公“K”有重度的自闭症。她不能说话,所以无法形成通顺的逻辑,也没有将感官与情绪连接起来的能力。她虽然能感到冷、热,能辨别红色、黑色,能看出谁哭了,谁笑了,但无法将这些与开心、难过、沮丧、生气联系起来,更无法将其述说。

她想说话,她想用语言形成自己的理性和想法,但每当她尝试说话的时候、她的世界会更加陷入一种无序。(所以她一直想说话想说话想说话。但是说不出来。接着她就陷入了躁狂的状态。)

开头是K回忆起她在学校上学时的记忆。她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撞上了两个恶霸学生。他们将狗(昆德拉)松开了。昆德拉跑过去咬伤了她。这时候其中一个志愿者(V)跑过来阻止了这些。K的妈妈怪K说都是她不好。V开始跟K的妈妈吵架。

K看到了自己手上流出红色的血液。K对红色很敏感。看到红色就开始回想起更早以前被打晕的经历。

这时候她的回忆被V说话的声音打断了。其实刚才的回忆是因为K看到了穿着红色衣服的司机。V对K说话,K才开始平静下来。

然后就是他们在车上的对话。他们打算把K送到一个更加严格的special school去。其中,还有其他几个有学习障碍的孩子。。其实还没想好怎么去写。

A(我想把他写成语言障碍里的一种。。Z(唐氏综合征+狂躁?)。。S(实在想不出来她还能得什么病了。。嗜睡症吧要不然)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0 收起 理由
MICHELLE07 + 50 非常好,谢谢解说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9-9-2018 16: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晃来晃去的人 发表于 9-9-2018 15:14
真是感谢各位朋友可以有耐心读我写的东西(哭笑脸)。我想,我要表达的东西大概是这样的:

主人公“K” ...


有心

设定很有趣,细想是沉重
语言障碍。。。除了说不出来的,还有停不下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0-9-2018 19: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能明白前面的部分......也是病得可以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9-2018 23: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识流的感觉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6 收起 理由
晃来晃去的人 + 6 感谢你读我的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reeOZ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FreeOZ论坛

GMT+10, 19-5-2024 08:41 , Processed in 0.028003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